《炎黄春秋》停刊声明曝光 中共改良之路已死

  • 时间:
  • 浏览:3

  【新唐人2016年07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炎黄春秋》领导层近日突遭其挂靠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集体撤换,为此该杂志原班人马以起诉中国艺术研究院违约进行了最后的抗争。日前,该杂志社原社长杜导正签名的一份停刊公告显示,该杂志从即日起正式停刊。

  7月17日,一份有杜导正签名的《炎黄春秋》停刊声明出现在网络上。这份公告表示,7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单方面撕毁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署的协议,宣布改组该杂志社领导机构,这种做法严重侵犯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出版自由,“违反了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的我社人事、发稿和财务的自主权”。

  公告遣责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派人窃取并篡改该社官方网站的密码的作为,并正式声明“经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讨论并一致决定,自即日起停刊。此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

  此前,7月13日,《炎黄春秋》杂志社收到了其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杂志社发来的《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根据这份通知书,《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派来的人员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同时被撤换。

  当天,《炎黄春秋》杂志社发表声明,指出《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7月15日上午,北京律师莫少平、丁锡奎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立案庭,代表《炎黄春秋》杂志社,就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撕毁此前与杂志社签署的协议书,越权撤换管理层的违约行为提起民事诉讼。

  随后,已担任《炎黄春秋》社长25年的杜导正接受了香港《明报》的采访,公开谴责研究院派员强占办公室、财务室,甚至带行李住下,令杂志社所有的财产被控制,这种做法“有如文革重来”。他并强硬表态说,宁愿结束《炎黄春秋》,也不愿让接管的机构改变杂志敢言的风格。

  外界舆论分析称,《炎黄春秋》的编辑业务、人事、财务、内容发布权被全面接管,意味着该杂志已被中共文宣管理机构“判了死刑”。而就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将改组通知送达杂志社的同日,中共中宣部向中国各主要媒体发布了禁止“炒作”炎黄春秋杂志社人事变动的消息。这意味着策划这套方案的并非中国艺术研究院,而是中共中宣部甚至更高的层面。起诉中国艺术研究院违约,是该杂志社原班人马最后的抗争。

  经济学者温克坚日前对法广表示,《炎黄春秋》作为中共体制内改良派,开明派,失意派,两头真等各派共享的言论平台,在矫正史实,祛除巫魅,还原真相等方面挖了一些墙角,偶尔他们也会在当代一些重大公共事件中发声“展现道德勇气”。

  温克坚说:“不过总体而言,‘炎黄春秋’派依然囿于启蒙和改革话语,政治上并没有突破体制立场,其忧心忡忡的补天派形象和时代大潮渐行渐远。”

  海外舆论则分析称,长期以来,刘云山掌控的文宣系一直在用意识形态来捆绑习近平,炎黄春秋正是因此成为代表性目标。炎黄春秋停刊,正说明中共党内想要自我改良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习近平要想为中国找到新的出路,只能也必须抛弃中共这具僵尸般的臭皮囊。

  责任编辑:唐睿